伤 别 离

[来源:未知][作者:南京新闻网] [日期:2019-06-09 08:26]

◇ 华 野

于娟每晚都要和远在巴基斯坦施工的丈夫杨志峰微信语音通话,可今晚他却没有回音。在给孩子喂完奶后,于娟一直等待着、等待着,终于熬不住了,也不知什么时候昏昏睡去。

第二天早上6点醒来,于娟打开微信一看,凌晨5点时分,丈夫逐次发来的5条微信赫然在目,她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:

——娟,昨天夜里项目部驻地外发生了恐怖袭击,有2名当地保安在袭击中身亡,还有几名保安受伤,我毫发无损。驻地停水停电,网络也中断了,刚刚才来电,网络总算通了。

——闺女咳嗽好点了吗?真想她呀……当然,更想闺女她妈!

——恐怖袭击时,我们项目部成员都呆在宿舍里,望着夜空中的星星,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祖国。随着祖国的日益强大,我们在异国他乡越来越能感受到生活在祖国的幸福和美好。

——娟,我觉得夜空中那些闪耀的星星就像你的眼睛,特别明亮。说真的,遇到恐怖袭击时,一开始我还有些害怕,可一想到你,想到祖国,我就什么都不怕了!

——怕打扰你休息,没敢用语音通话。好了,不聊了,你休息吧,晚安!不,应该说早安,你那里已是黎明了!

于娟看罢短信,才知道昨晚丈夫为什么没有和她通话,原来他那里发生了恐怖袭击。还好,丈夫平安无事。在轻舒一口气的同时,于娟又陡然增加了许多担心,丈夫那里还会不会发生恐怖袭击和动乱呢?

躺在床上,望着女儿瑶瑶熟睡的粉红色小脸蛋,于娟的脑海里全是丈夫的影子。恍惚之中,她一会儿好像看见志峰被枪打伤,鲜血流了一地;一会儿又仿佛看到夫君欢笑着向自己奔来,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……终于,她的心绪平静下来,回忆起和志峰相识相恋的日子。

当年,于娟可是个眼光高的冷艳姑娘。也难怪,她知识分子家庭出身,又是名牌大学毕业,工作单位也不错,长得漂亮不说,又兼有模特身材,所以男方条件一般的,于娟都不去看。那次要不是舅妈向母亲说了一大堆小伙子的优点,什么小伙子一心扑在工作上,年纪轻轻事业有成,什么小伙子有爱心,对父母孝顺,恐怕也就没有后来的这份姻缘了。

当时两人一见面,于娟便被小伙子儒雅的外表吸引了几分,本以为搞地质勘探的人,一般都是性格粗犷、又黑又壮,没想到还有这种玉树临风型的。后来通过交谈,于娟也觉得这个男孩子不错,不但懂得多,而且风趣幽默、体贴人。比如初次在茶吧见面,他不仅让服务生续水时先给女生续满,而且还主动帮她打开茶杯盖,同时借着两个人喝茶的光景,聊起了品茶的见闻,虽然感觉有些卖弄,但他的眼睛里流露的全是温柔和真诚,仿佛这个小伙子身上具备了所有好男人的品格。于娟一下子沦陷了,心如撞鹿,暗想难道自己的白马王子已经来了?

初次见面后,两人都觉得挺好,便开始正式交往。应该说舅妈介绍的这个男孩子真的不错,恋爱时处处让着自己,婚后第二年便被提升为国际业务部副经理,同事间有什么事请他帮忙,他总是痛快地应承下来,认真去办,单位领导和同事们都喜欢他。可事物都有两面性,男人的这些优点放到婚后生活中,却成了不能兼顾家庭和爱情的一个缺点。他把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和事业中,还有多少精力来经营家庭和爱情呀?以前还好一些,自从出征巴基斯坦后,别说指望他照顾家,现在就是一年半载见上一面都难。

为了响应国家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中煤地物探局开拓国际国内两个市场,实施“走出去”发展战略,与巴基斯坦一家国有能源公司签订了一个石油地震勘探项目。

实话实说,巴基斯坦和我们国家的关系还是很好的,但经济比较落后,而该项目正处在“一带一路”线路的重点地区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在这个时有恐怖袭击、经济欠发达的国度开展地震项目,也是为了支持当地经济建设,展示中国地勘央企勇作为、敢担当的精神风貌。

中煤地物探局巴基斯坦项目施工区环境恶劣、长年风沙,夏天更是烈日炙烤。于娟还清楚地记得,上次春节志峰休假回家,人晒得那叫一个黑,差点都没认出来。

这次,为了保证施工进度,项目部决定春节不放假,全体成员坚守岗位。得知丈夫春节不能回家,于娟有些心疼和难过,又有些失落,微信语音询问丈夫:“志峰,能否请假回来几天,看看父母和孩子?难道你就不想我吗?”

志峰答道:“想呀,怎么能不想呢?我做梦都想你和孩子,好几次我在梦中看见你穿着一身飘逸的连衣裙向我走来,可我张开双臂去拥抱时却醒了。娟,你是我的好媳妇,你应该理解我的职责和难处,作为项目负责人,你说我能离开正在施工的队友们,自己请假回家过年吗?我肯定不能这样做!媳妇,你也会支持我的,对吧?”

于娟嗔怪道:“就你会说。行了,不和你贫了。那你就再坚持一阵子,等工程一完就马上回来,别出去瞎跑!”

志峰由衷地说:“请娘子放心,我身在国外、心向祖国,保证忠于党、忠于人民、忠于老婆,为国争光,努力工作!也恳请老婆大人保重身体,你既要上班,又要带孩子,千万别累坏了身子,有什么重活儿、累活儿等我回去时让我干,把你和孩子的脏衣服都给我留着,我回家后一起洗!”

“呸,你净说好听的。等你回来洗,那脏衣服还不堆一屋子呀,都味儿死了!你想存心害死我们娘俩,重新再找一个是吧!”

“不敢不敢,天大的冤枉,我可没有这样的想法。我就觉得你最好,比七仙女都好,你要是不在了我也不活了,随夫人而去了啦——”最后一句,志峰有意学着京剧念白的韵味说道。

于娟连忙打断话头:“行了行了,人家和你开个玩笑,你别老不活不活的,多不吉利呀。我告诉你,必须好好活着,注意安全,回来不能有一点儿伤,少一个零件我饶不了你。另外,家里你就放心吧,我不会拖你的后腿。好男儿志在四方,你在外面闯闯也好。没准儿哪一天我就带着瑶瑶去探亲呢!”

听罢妻子的话,志峰激动不已,又心酸不止,他有些哽咽:“娟,你真好!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志峰吗?就是志在远方的高峰,攀登人生的珠峰。也许你觉得我事业还不行,的确,我才刚起步。但我想说,在生活路途的跋涉中,我已站在了我的珠穆朗玛峰,你就是我生命中最高最重的支撑!等着我,回去后一定好好补偿你!”

“好啊,我等你!孩子马上要醒,该喂奶了,先不和你说了。”于娟放下手机,看着身旁过完百日没几天的女儿,眼中不禁泛起了晶莹的泪花,心中既有一份对丈夫工作与事业无怨无悔的支持,也有为自己及宝宝不能享受到夫爱和父爱的委屈与忧郁,可又有什么办法呢?“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!”看来这不单单是一句诗,也是地质夫妻的生活写照……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