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 瞬——甘肃甜水堡随笔

[来源:未知][作者:南京新闻网] [日期:2019-07-05 08:36]

◇ 刘智元 (山东局四队)

我确定我来过这里,当我登上一座山丘眺望远方时,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。远处钻机的轰鸣声传到这里已经变成了呼啸的风声,又像是老人连声的叹息。

脚下随风扬起的沙土,稀疏的小草,星点一样的野花,远处的农田,山坡上的窑洞,这周围的一切也好像认出了我。它们像老友,好像我一直就在这里,它们看到我也只是习惯性地点头微笑,就像平时打招呼一样。

一瞬的恍惚,眼前还是黄土、沟壑、小草、野花、农田、窑洞,但我却叫不出一株草的名字,我反复告诉自己这是第一次来这里,可为什么周围的一切却是熟悉的?现在是真实的还是那一瞬才是真实?如果幻境是真实,那真实就是幻境。

我又不是马尔克斯,聊什么魔幻现实主义。现实是这样的,作为一名地质人员,常年的野外实践,不光让我领略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也让我把各种地形地貌抽象成了一个个地质符号。也许地方是陌生的,但地貌不是,因为它们早就装在我的心里,所以我不论去哪里都会感到似曾相识,原来都是老朋友。

一声声的“叹息”传来,我知道那是钻机的轰鸣。我相信,在遥远的未来还会有很多人从事和我现在一样的工作,就算要去流浪地球,地质工作的重要性也是不可替代的。

友情链接: